成长与思索,我的这两年
发布人:张霄  发布时间:2017-05-28   浏览次数:13



    记不起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报考国防生了。父母的灌输?哥哥的影响?我想一个高中毕业的学子,总是有了自己的想法与主见。或许他无知,但是他对军人有着最真诚的热情。

    知乎上说,国防生自17年起停招;哨位上写,国防生18年;军网上的,是17年起,不再从普通高中定向招收国防生。官方的总是可信的,而一切一切不同版本暴露的,似乎是一种迷茫。这十八年来有涨有落的国防生浪潮,效果也没有达到所有人满怀豪情的预测。

    部队领导们说,这些“高材生”来到部队,明显“水土不服”。部队的“水土”是什么,在我的字典里,是艰苦,是纪律,是团结,是服从。我也是国防生,学习训练两年之后,我想扪心自问一下,我学到了什么,离适应部队的水土还有多远。

    15年,我从高中走进大学,还是一个瘦弱的白脸书生。国防生单独的军训很苦很累,我默默地以为,这就是我大学四年会有的样子。我把每一次公差都当做考验,把每一次被罚都记在心里,每一次教育课都坐的很直,每一次队列都走的一丝不苟。那时,学长是上级,他们有着我们渴望的那种气质;那时,每一个职务都是光荣的使命。

    曾几何时,我发现自己变得随意“都这样了,我也就这样了吧”,我用这样的理由搪塞着自己。有兄弟说:“这国防生,就是越当越滑。”我盯着他,想着我的兄弟们,还有我自己。

    这两年,我们从没跑过五公里,到每一次的努力与突破;从文弱提笔做题,到一百米青筋暴露的嘶吼;从做不起来俯卧撑,到轻轻松松地做上几十个。我们从羞涩紧张到每一次从容地讲评、演说;从只会埋头办事,到学会管理分配;从僵硬的姿势,慢慢地变成一个自然而然抬头挺胸的兵的样子。这些,应该没有那么容易,至少,没有血性,没有拼搏,是得不到的。

    只是,任何一个集体都会慢慢地分级,一些人滑着,懒着,就脱离了梦想的轨道,而那些努力着的人,从班长,到排长,到连长,再竞选参谋。同样一批通过选拔来到这里的人,渐渐的,就有了差距。

    我想,部队需要的,是那一群优秀的人才;制度要做的,是保证这些人才流入部队;管理和培养,才能决定这一部分人的数量。怎样做好培养,或者说怎样兼顾学好文化知识和打好军事本领才是盲点与难点。新的制度或招收方式也会最大程度地兼顾这些。

    不论停招与否,我依旧坚定地相信,国防生的前景一直是广阔的。当我们以另一种方式归来,也必当以梦为马,为心中的“军营梦”,为民族的“强军梦”戮力前行。


(文/孙慧杰)


 
 

地址: 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193号 电话: 0551-62903185 Email: hfut_gfs@163.com 

Copyright © 2011 - All Rights Reserved - gfs.hfut.edu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