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水拍
发布人:李汉青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20   浏览次数:13

金沙水拍

金沙江又恢复了她往日的喧嚣,在经历长达半年的枯水期后,300米宽的江面再次变的汹涌湍急,江水拍打着两岸,激起一层层的水花。

5月的云南,天气暖和的使人感到有些炎热,只穿一件长衣也会让人汗流浃背。白漂漂的水田里,一撮一撮的禾苗被风吹的摇摇摆摆,仿佛在欢迎着什么人到来,又像是欢送在什么人离开。

果然,皎平渡渡口来了一群戴缀红布五角星八角帽、佩红布领章的粗布灰衣军装的人,这是与前些天穿灰黄色军装不同的人。前些天,那些灰黄色军装的人气势汹汹的来到金沙江边,将整个金沙江上的渔船全部没收、破坏,封锁了渡桥与渡口,之后,便与保安团的“三杆枪”们一起窝在了房子里抽起来大烟。粗布灰衣的军人们在渡口看到了渡江受阻,只得暂时留在岸边的村庄,筹备着下一步的计划。

村里的人们都对他们议论纷纷。听说他们叫红军,是咱老百姓自己的队伍,守护着刚刚燃起的革命火苗,还听说他们是强渡过乌江,四渡了赤水河才来到了金沙江边,屁股后头还跟着灰黄色军装的国民党军队呢。他们要过江去,将屁股后头的国民党军队甩在江这边。

他们在江边破天荒的找到了一条完整的船,唉,国民党连破船封江的任务都做的如此“马虎”,后来才知道,这原来是岸对面派来探子的船。村里渔民领着他们又找到了一艘破船,用破布堵住缺口勉强也能渡江。待到天黑,一群精神抖擞的青年军人在岸边列队完毕,他们将破旧的军装拾掇的整整齐齐,威风凛凛的站在江边。时间到了,他们作为先锋部队摸黑登上了两条船,在夜色的掩护下,两叶扁舟摸到了对岸,干掉了哨位,俘虏了正在抽大烟的保安团,继续马不停蹄的将警戒纵深向前推进了15公里。

这群勇士开了个好头。次日,30多位艄公带着几条船从江那边归来,岸边已经集结好准备强渡过去的战士。接下来的七天七夜,艄公们人歇船不歇,一茬一茬的红军渡过江去,像是将一把一把的革命的种子播散出去一般。在外围诱敌的部队也来到了江边,他们是最后一批过江的人员。因为他们作为诱敌的鱼饵,带着敌人们一个劲的兜圈子,才为大部队赢得了时间。他们陆续登上了船,指挥员来到了船头,点起了一支烟,这时候他可以悠然的享受这支纸烟,屁股后面的敌人被他们骗的团团转,等反应过来估计也是两天后了。

“这300米的江面说宽也不宽啊,这不才一会,我们就到江心”他回头望着出发的河岸说。

“可是说宽比海还要宽哩!国民党要是跟在咱后头堵住咱前面,咱可是想进一步也是难于登天啊”身旁的警卫员答道。

“是啊,没有毛委员的审时度势的大局观,即时作出的战略战术调整,咱们还真让敌人包了饺子啊”

“咱们从瑞金一路坎坷的走来,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,咱们真能将星星之火点燃神舟大地看吗?”警卫员问道。

指挥员转过头看着这个年轻人,又将脸转过去看着金沙江,说到:“咱们一定要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你看,就像这金沙江,她无论拐了多少弯,她都清楚,她最终是要汇到东边的大海里去的,咱们也要明白革命的种子无论经历多少风吹雨打,它终将还是会扎根在中华大地,茁壮成长!”

警卫员看看江面,又转过来看着指挥员,眨巴眨巴眼睛,似乎懂了,又似乎还是不解。

“走吧,船靠岸了”指挥员拍拍警卫员的肩膀,走下船去。

看着走在前面指挥员昂首挺胸、步伐坚毅,警卫员也挺直了腰板跟上前去,他可能还是不理解刚才的话,但是他知道,革命征途中他也要像指挥员一样迈出坚实的每一步。

他们的背影在早晨的雾色中逐渐模糊、消失,但革命的火苗却渐渐清晰、明亮,如同刚刚升起的旭日一般照亮和唤醒沉睡的中国。

(文/范学增 图/ 范学增)


 
 

地址: 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193号 电话: 0551-62903185 Email: hfut_gfs@163.com 

Copyright © 2011 - All Rights Reserved - gfs.hfut.edu.cn